昔日延安
养猪、吃肉及交“任务猪”
发布时间:03-22  来源:延安知青网

正是知青生活中的这些琐事,使我们这些曾经的城里人在思想感情上与农民大众更加亲近。70年代初,大量知青通过招工涌入延安城。

秋收前,我们搬进了大队基建队给我们建好的新家。这是一组成套建筑,宽宽的新斩的崖面上一排四孔窑洞,从西数第一孔厨房兼女生宿舍,第二孔男生宿舍,第三孔女生宿舍,第四孔是为我们存放几千斤各种粮食而建的仓窑。西侧的山墙(真正的削山为墙)上面一米多高处掏了三个鸡窑,墙根处又掏了一个可以存放千斤洋芋的半地下室,西墙外的山坡上修建了两个茅窑(69年在村史上第一次出现区分性别的厕所)。东侧山墙下梢两米高处又劈砍出一个窑面掏了一个猪窑窑,并用粗树枝扎成一个猪圈,圆木掏凿成的猪食槽子都预备好了。

搬到新家几天后,队长就从早先说好的张家畔村背回一个三四十斤的猪克朗放进了我们的猪圈。他是要我们这个“学生家”也像贫下中农一样喂鸡养猪,把日子过好点儿,从此,负责做饭的同学又多了一项喂猪的差事。

时值大秋,按说猪的日子应该好过些,不想这些城里来的知青男女们经过半年多的锻炼,从开始时的挑吃摘食锻炼成了一个个好胃口,寅吃卯粮拖到秋收时节“学生家”的粮食危机爆发了。革命性极强的知青们决心不给贫下中农增加负担,谢绝了队里的出手相助。为了坚持到新粮入仓只能顿顿吃得清汤寡水,一个个饥肠辘辘,哪里还有什么残羹剩饭去喂猪。

队里把拉了秧的老角瓜和刨洋芋时筛下的碎洋芋分给各户喂猪,我们的猪本可以有几天好日子过了,它想不到这也有打劫的。我们四个男生窑中的锅灶成了煳猪食的首选,女生想这是对我们男生的“关照”,因为我们虽然要烧火煳猪食,顺便也把潮湿的土炕烧热一举两得。但她们没有想到每当猪食煳得后,就有四个后生围着热气腾腾的大锅狼吞虎咽大快朵颐。及至第二天早晨,负责喂猪的女生见到锅内一片狼藉,净剩下些老瓜皮洋芋皮,气得嗷嗷叫。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可宝贵的,作为知青家中的猪只能和我们一起共度时艰了。

猪是没有理性的,但求生的本能促使它终于鼓足勇气蹿出重围,来到圈外自由的天地,它像头驴一样在庄坡的草地上大嚼起来。记得这只猪刚买来的那天,大家还议论如何对付一些猪可能出现的挑食及厌食症,看来只要不娇生惯养,就不会出现挑食和厌食症这些坏毛病。我们前后喂了两只猪,都长的身形矫健,能蹿能跳没有一丝赘肉,而且寿命也长。

知青第一年每人每月十元生活费,除去买粮要五块多钱外,还要买油买盐买煤油。这些“知识分子”点的又都是罩子灯,煤油的消费是社员家的几倍十几倍,难得攒下的几个伙食尾子,也只能到老乡家换上些鸡蛋解解馋。这里只有到秋收后或过年前才有一些人家杀猪,想美美的吃上回猪肉,简直就是一种奢望。

队里的社员对我们是很照顾的,刚到队里时全大队的闲牛都拦在我们四队的后沟。冬春草场不好,相继死了几只小牛,剥得牛肉总要多给我们些;队上拦的羊摔死一只,也送给我们“学生家”解馋。队里难得分上一次羊肉,十一个恶狼似的我们一顿就把一只多羊吃得汤都不剩。如果此时爹妈看见,不知要作何感想。

在那段饥肠辘辘的日子里,常有些老乡请我到他们家去吃饭。我发现他们给我做的菜很香,估计是放了大油,而且还能见到肉丁或肉片。奇怪他们没杀猪没买肉,菜里的东西是哪儿来的。直到秋后看到社员杀猪的全过程,才解开我心中的疑惑。原来社员把猪宰杀后,将大部分猪肉切成三寸多的方块,放在炼得的大油中炸去水气至半熟,然后一层层整齐的码放在大肚坛子中,每层之间都撒上大盐,最后将晾温的大油倒入坛中密封。这样保存的猪肉,可以应付一年中的节令及接亲待客之用。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维护排名

延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延安市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承办

联系电话:0911-2163108  网站标识码 6106000042

陕ICP备06006468号 陕公网安备 61060202000200号